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罗布泊寻踪 > 第一卷 第九十五章 又一次见到

罗布泊寻踪 第一卷 第九十五章 又一次见到

    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由于他这突然的举动,那东西就像受了惊的蚂蚱一般,松开了孙彦,身子一弓,就闪电一般地蹦到了墙壁上,齐冬瑞顺便就被带了上去,

    这一举动实在太突然了,其他三个人都沒有料到了,一时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孙彦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來,捡起手电筒往上一照,就看到那东西在天花板上窜地飞快,像个无头苍蝇似的撞來撞去,想把齐冬瑞给甩掉,齐冬瑞虽死命地抓着它,但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多久,尤其这一下一下给撞得,就算不晕掉,内脏也会被撞出血來,但若被甩下來,估计也会摔得不轻,

    孙彦急火攻心,想开枪,可眼花缭乱地,根本就瞄不准,就在这个时候,就见那东西犹如狂风一般,往旁边的墙壁上使劲一撞,齐冬瑞就被撞了下來,这一撞估计被撞得不轻,他嘴里闷哼一声,就要往下滚,

    那东西甩掉齐冬瑞,转眼之间就蹦到了地上,眼看着就要往孙彦这边扑來,沒想到它头一扭,又朝齐冬瑞扑了过去,趁他还沒有落地,一下子又将他卷到了天花板上,

    “我靠,”齐冬瑞大骂一声,根本沒有反应的时间,上了天花板之后,那东西竟然就不动了,三人用手电筒一照,才发现齐冬瑞被这东西压在了身子底下,只露出來两条腿,

    “奶奶的,沒想到它还有这癖好,公母不分就往上上,”胡腾九骂道,

    小张一看情况不对,大叫道:“快把它打下來,它这是在进食,”

    “胡叔你打,我枪法不好,怕打到齐冬瑞,”孙彦急道,

    胡腾九骂了一声,举枪瞄准,“砰砰”几枪打到了那东西的背上,但沒想到那东西挨了枪子竟然还纹丝不动,孙彦心一沉,心说完了,这东西不吃枪子,齐冬瑞那小子不会就这么被咬断气了吧,,

    胡腾九沒停手,枪子一排排的扫上去,这时,就看到上面断断续续开始往下滴东西,小张赶紧仰着脖子凑过去,几滴血就滴到了他脸上的面具上,他用手一摸,立即吓得大叫:“啊,他被咬死了,接下來就是我们了,”

    “骂的,赶快往通道里跑,”胡腾九一下子也慌了手脚,脸色一变,转身就要跑路,

    正在这时,那东西突然怪叫一声,从天花板上一下子越到了旁边的墙壁上,紧接着一头撞在窗户上,一瞬间,玻璃碴子四处乱飞,而就算这样,这怪物抓着齐冬瑞竟然还不放手,用一只手臂拽着齐冬瑞的肩膀,孙彦定睛一看,齐冬瑞胸前竟然全是血,似乎是受了很重的伤,

    孙彦见状,顿时杀心大起,一把抽出腰里的刀,朝着那东西就冲了过去,他跳到木板床上,往上一跃,一把将那军刀刺进了那东西的臀部,但沒想到这东西的皮竟然那么硬,刀尖只扎进去一点,就开始往下滑,连带着“吧嗒吧嗒”的响声,把之前胡腾九打上去的几颗子弹也给刮了出來,

    孙彦摔了个人仰马翻,一抬头,见齐冬瑞也摔了下來,孙彦赶忙将他接住,摇了两下问道:“喂,伙计,你沒死吧,,”

    齐冬瑞猛地抬起头來,一把夺过孙彦挂在肩膀上的枪,翻身就要瞄准,那东西似乎想往窗外跑,但窗户碎了,外面还有一层铁栏杆,它撞了几下撞不开,就突然扭头又往天花板上跳,说时迟那时快,齐冬瑞飞速地开了枪,这一枪不知打在哪里,只听扑哧一声,那东西嗷嗷怪叫两声,飞速地窜进了暗道里,过了一会儿,便沒有了声响,

    四周一下子又安静下來,四个人都惊魂未定,心有余悸,警惕着暗道里的动静,过了半响,孙彦才扭头问齐冬瑞:“你怎么样,肚子上受了伤,严不严重,”

    齐冬瑞穿了一口气,说:“我还好,这些血不是我的,是那东西的,我拿刀好不容易捅破了它的肚子,沒想到它皮竟然那么硬,仔细一看才发现上面全长满了锈斑,”

    孙彦吁了一口气,仔细看了看,发现他身上确实沒有很严重的伤,除了额头流了一些血,

    胡腾九还拿枪死盯着暗道,这时听到两人说话,才松了一口气,扭头问:“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你们谁看清它的长相了,”

    孙彦摇摇头说:“沒看清,不过这是我第三次见到这东西了,之前有一次在营房,还有一次是在梁鹏的那个秘密藏身点,熊哥那群人中有一个就是被要死的,虽然它们可能不是同一个,但是其中一定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

    “营房,你、你是说上面也有,”小张惊恐地打了一个哆嗦,扭头盯着暗道问道,

    “恩,沒错,我确确实实也在上面也看到过,”

    “那、那刚才,那东西怎么从暗道里面出來的,他明明先我们一步进了暗道啊,”

    “我估计它是躲在暗道的顶壁上,所以我们沒有发现,”齐冬瑞道,

    “躲在暗道顶壁,”孙彦嗫嚅着,随即不禁浑身打了个寒噤,虽然自己在进來的时候完全沒有注意到头顶上有什么异样,但若真如齐冬瑞这么说,这东西当时是藏在上面的话,那他们四个人都是在它的眼皮子底下走过去的,这一情景想想就让人浑身冷汗,更是后怕不已,幸好那它不是在那时候扑下來抓人,否则无论是谁,都无法招架,

    “我刚才打瞎了它的眼,能让它疼一会儿,不过在这里呆着不是长久之计,指不定什么时候它又会窜出來,我们必须赶快想办法出去,”齐冬瑞说着看了看牢门和窗户,然后又扭头看了看小张,对他道:“原路返回是不可能了,那东西就躲在通道里面,进去就是找死,你在这呆着也不安全,还是和我们一起出去吧,”

    “出去,”小张肩膀抖了两下,冷笑道,“如果我跟你们说,外面全是这种东西,你们还敢出去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