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不灭龙帝 > 第430章 混蛋玩意
    泰坦族距离夜叉族这边不远也不近,差不多是天武城到千岛湖的距离。荒界内是没有传送阵的,所以就算泰坦族的长老全速赶过来,最少也要四五天。

    陆离和白秋雪在夜叉族的皇宫内住下了,夜猹等人也住在里面,蒙智等人倒是住山洞内。

    坐了一个多少时辰,陆离显得有些无聊,想四处转转,白秋雪红着脸点头道:“转转也好,我也去转转。”

    陆离看到白秋雪脸红了,有些好奇问道:“你去哪啊?不如一起?这里你熟悉些。”

    “你转你的。”白秋雪面色更红了。

    陆离一下懂了,看来白秋雪是想去关她的山洞看看,进一步参悟天魅术。他眼眸一转道:“行,你去你的,我和夜族长去附近转转。”

    白秋雪红着脸走了,陆离倒不担心她的安全,从邺姬等人对白秋雪的态度可以看出,她们是真的奉白秋雪为神,绝对不敢伤害她的。

    陆离和夜猹等人在禁地内转悠起来,邺姬让了一个飞天夜叉陪着他们转。这禁地内倒是有一些奇特的建筑,比如圆形的寺庙,比如一些高大的图腾柱。

    不过……

    不论是寺庙还是图腾柱,还是一些假山石壁上,都有很多浮雕。那些浮雕全都是刻画着一些春~宫图,都是夜叉族男女欢好的图,各自姿势,各种高难度的动作…

    很奇异的是,这些欢好图陆离和夜猹等人却并没有觉得很淫邪,反而非常有欣赏性,看起来感觉像是艺术品般。

    “下流,肮脏,不堪入目!”

    陆离一路走走停停,嘴里不停的喃喃,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一幅图都没有放过。

    夜猹一路都跟着翻白眼,不过几个长老倒是也很认同的说道:“夜叉族的确下流,肮脏,淫邪。”

    “无耻至极,夜叉族简直人渣!”

    “对对,你们看看这个图,居然把人吊起来,还有没有王法了?道德底线在哪?”

    “不堪入目,不堪入目啊!”

    几个长老一路上骂骂咧咧的,但目光如磁铁般,被浮雕吸引无法移开。

    再次走过一面浮雕,陆离见几个长老还在满眸炙热的看着,下意思朝他们下面扫了一眼,嘿嘿笑道:“几位长老啊,你们是宝刀未老啊,要不我叫邺姬安排几个夜叉族美女服侍你一下?”

    夜猹满脸尴尬,四个长老立刻满脸道貌岸然,大长老一本正经摆手道:“圣主,我们不是这样的人!”

    “对对!”

    二长老点头道:“我们只是批判一下夜叉族这些淫~秽的浮雕,真是太不像话了。”

    三长老深以为然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像夜叉族这样淫邪的种族世间应该不要存在了。我认为要彻底毁灭她们,从灵魂到肉体!”

    “没错!”

    四长老满脸气愤说道:“我提议迟些我们对夜叉族进入更深一步的研究,看看怎么毁灭这个种族。圣主,这件事不宜迟,烦请你叫邺姬过来,送几个夜叉族女子去我们房中,我们要对这一族展开最残酷的手段。”

    “……”

    陆离无语了,这个四个老不死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啊,明明看到浮雕对夜叉族非常心动,却如此义正言辞。

    陆离朝夜猹望了一眼,问道:“夜族长,你呢?要不要也去毁灭几个夜叉族女子?”

    “老二他们这几个混蛋玩意,让圣主见笑了。”

    夜猹脸上带着一次惭愧,摇头一叹道:“老夫就算了吧,老夫体质比他们更好一些,几个怕是满足不了……”

    “扑通!”

    陆离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地,夜猹刚才一直挺正经的,没想到也是这种人。

    “行了,秋雪就在山洞呢,我去找她。”

    陆离挥了挥手道:“你们自己找邺姬去安排吧,记住别出禁地就行。”

    夜猹等人知道白秋雪就进入前面的山洞了,很放心的告辞去找邺姬了。陆离看到夜猹满脸通红,眉飞色舞的样子,再次眼前一黑,他看错了这几个老东西啊…

    山洞外有两个飞天夜叉守着,这两人倒是知道陆离的身份,邺姬都对他毕恭毕敬的,自然不敢阻拦。

    山洞很大,里面还有一些油灯,黄色光芒让里面有些暧昧。一路朝里面走去,墙壁上也都是男女欢好的浮雕,更加入骨和淫邪了。

    走入了百米,里面居然出现一个大殿,大殿内左右有两个房间,正前方也有一个房间。

    一个飞天夜叉指着前面的房间叽里咕噜说了几句,陆离知道白秋雪在里面,轻轻推开门朝里面走去。

    房间不算很大,墙壁很齐整,还有一副大床,四面墙壁上都刻画着的外面的浮雕。

    不过这里的浮雕和外面不同,因为这里的浮雕居然上了色彩,而且刻画地栩栩如生,就感觉像是一个个真人般……

    白秋雪站在一面墙壁上,双脸红如血,脖子也红了,眼睛却是闭上了,也不知道在感悟什么。

    陆离轻轻走到旁边,看了几眼再次暗骂几声不堪入目,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或许旁边是自己的绝美恋人,让他有些邪火上涌。

    他转头望着白秋雪,看着她绝色的容颜,婀娜的身子。明明无比圣洁的女子,却站在如此淫邪的房间内,产生了一种极其矛盾的感觉,偏偏这种感觉非常刺激。

    在外如圣女,家里如贵妇,床上如荡妇…

    这是很多男子心目中最理想的对象,白秋雪现在就有这种发展的趋势。陆离暗暗感慨自己有福气,得此女子,夫复何求啊。

    不知不觉,陆离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终于把白秋雪给惊醒了。她眼中露出一丝惊意,看到是陆离后,一下羞得不敢见人了,似嗔还羞,那少女的娇媚看得陆离痴了。

    “秋雪!”

    陆离深情的望着白秋雪,伸手抱起白秋雪朝大床走去,天雷勾地火,陆离压制不住了,准备今日就办了白秋雪。

    双唇贴合,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两具躯体紧紧搂在一起,丝带滑落,白秋雪的衣裙被陆离粗鲁的扒开,露出里面粉红色肚兜,那两个峰峦呼之欲出,陆离喉咙内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沉吼,彻底压抑不住了…

    “不,不行!”

    白秋雪突然想起什么,迷蒙的眼眸陡然变得清明,一把将陆离推开,惊呼起来:“不行,今天不行,人家月事来了。”

    “靠!”

    陆离郁闷的吐血,身上的邪火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满脸垂头丧气的,宛如一个霜打的茄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