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丹宫之主 > 第215章 英雄气短
    肿么回事?

    这有绛紫色男子,魔域战场的老大大统帅齐祭,也有魔宫核心家族之一的秦家的嫡系子弟秦无殇。秦二爷据说还是秦家当家人最疼爱的幼子。

    偏偏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幼子,也就是齐祭的最疼爱的幼子齐江,听说这个齐江仗着齐祭的喜爱,平日里可是相当的纨绔啊!

    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地下刑讯室,那个刑讯架子上还有不少血迹,而且最近跟齐江狼狈为奸的化神道君韩追也在。

    尼玛,这是发现大坑的节奏啊!

    五个化神道君个个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肃穆凛然。五个人自然而然的分成了三拨人马。齐祭铁杆俩只,亲近秦家者俩只,中立者一只。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站位战队,快速挪移。

    有人直接挪移到了齐祭的身边,有人靠向了秦无殇,也有中立的当即认真严肃的咳嗽了一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破坏崇义宫的是谁?”

    虽然是中立人士,但是人家一开口,就有些偏向大统帅齐祭(⊙o⊙)哦。

    听了他的话,也有人在无声冷笑。

    魔域战场上的道君,跟其它地方的道君是不一样。

    魔宫的道君,都有强制任务,不算你是谁,在你成为道君之后,就必须选择一处大战场,然后驻扎一百年。当然只要你完成了这个任务,那么以后你都不用再参与这种驻扎战场的任务了。

    除非你突破了道君的壁障。成为返虚境的上人。然后你某某道君就成了更加让人恭敬的某某上人了。魔宫的上人这一个层次人数不多,但是也不算少。而且也不想其它道门子弟,到了道君,上人这个层次都爱给自己的起个道号什么。

    魔宫出了那些凶名赫赫,或是杀名着名的家伙,一般都直接用姓氏,或者字号连缀自己的道君和上人的尊位。例如秦易,现在是秦大尊。以后就是秦道君,若是为了方便跟自己家族的其它道君区别,那么也可以让人称他为无殇道君,或者等他继续突破了被成为无殇上人!

    所以魔宫的道君一般都对某某战场的最大领导大统帅不怎么感冒。尤其是那些原本就有些身份背景的道君们。就像是跟秦家亲近的俩位道君,对齐祭虽然不是不恭敬,但是也没有多少畏惧。

    能够在魔域战场当道君的,没有完全愣头青的,完全愣头青的,早死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了。而且这些道君也不是都是从魔族战场上成长起来的。

    魔宫为了控制麾下的一群骄兵悍将们。魔族战场的大统帅是每隔五百年就换一任。而驻扎道君,作为战略性战场武器的他们,一般情况下一处战场任期都只有一百年。所以魔族战场的上的道君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尊宫和自己的地盘。暂时驻扎到这里也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宗门任务。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战场的大统帅想要培养自己的道君心腹,都不大容易。而且若是遇上直接从战场上成长起来的道君,那么这类的道君十之*,不会留在这个战场上太久,不是放回去带着自己的尊宫驻防其它魔宫的地方,就是调整到其它的战场继续给魔宫当高级打工仔。

    总之齐祭对于手下的这些道君。影响力还是有的,但是要说让这些人完全听自己的话,那么就有点问题。

    就比如现在……

    秦易那臭小子一脸的恶意冷笑,看着他和他的儿子齐江,那眼神幽冷的渗人。

    齐祭就算再呆傻。也知道自己的的儿子齐江只怕又闹事儿了。

    “不管怎么说,我没有让人截杀你。反倒是你利用那只冰螭,毁了我的崇义宫。”齐祭怒气冲冲的大声道。他这话刚说完,就感觉到自己的儿子偷偷的跑到了自己的身后,就连跟秦易对视都不敢了。这可真怂!

    而韩追的脸色也不大好,默默的跟在了齐江的身后。

    “哼,你没截杀我秦家人?说谎话也不打草稿,忽悠人都不挑拣几条立的住的理由。你的手下若是没有截杀我儿子,没有截杀我秦堂叔秦戮,我怎么跑来毁掉你的崇义宫?”

    “荒谬,我的人什么时候截杀你儿子了?什么时候截杀你堂叔了?秦戮那人怎么可能别截杀?谁敢截杀他?”齐祭火大的高声道。

    “怎么不可能?”

    秦易直接就放出了秦晖,看到秦晖的惨状。

    齐祭身边跟着的另外俩位化神道君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

    “我家秦晖还不到二十岁。你们抓了他重伤了他不说,甚至还使用刑讯的手段坏了他的根基。齐祭,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如此折磨我儿子,是打算跟我们秦家正式开战吗?”

    秦无殇眼看着秦晖的身体摇摇晃晃的,但是这小子因为站在众人前,所以还努力咬牙坚持着站立,心头就是不忍,赶紧再给他吃了一颗珍贵的治疗伤势的药丸,然后才将他收了起来。

    “大家都看清楚了吧?魔域战场的大统帅背后勾结魔族,打算判处魔宫,被我们发现了,所以截杀我的儿子和我的堂叔!”

    “秦无殇,你莫要血口喷人!”齐祭忽然暴怒了一声,心口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猛的回身,凶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齐江跟韩追。

    “秦戮人呢?”他的口气带着气急败坏的愤怒。

    “我也不清楚,引走秦戮的人是黑骷髅的师尊,骸骨上人。”韩追赶紧说道,齐祭看他的眼神可是极为不好,韩追甚至有种感觉,若不是齐祭觉得自己丢不起那个脸,说不定现在就下手灭了他。

    齐祭一听这话,顿时头更疼了。

    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齐江,骸骨上人平时只隐居在他的崇义宫,处了齐江还有谁能说动他出手?没有。

    秦无殇一听,追杀秦戮的人居然是一位上人,立马脸色更加不好了。他说秦戮怎么不见了,什么引走,指定是直接对秦戮下杀手了。

    齐祭也郁闷啊,他真的很想对齐江咆哮,你特么为毛要找秦易的麻烦啊!

    秦易就是块小铁板,秦家就是一块大铁板,你还嫌你老爹腰杆子不挺拔是不是?专门算计着给你老爹下腰子啊!

    “秦无殇,我这件事我也才知道,总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你就差了水落石出就算了?那我儿子的伤,还有我下落不明的亲堂叔怎么办?你就不应该给我一个交代?”秦易语气森冷的道。他相信,齐祭不是不懂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儿的,齐祭是不愿意懂。

    齐祭的一下子就头大了,他的都感觉到自己的脑浆子都在蹦跶了。“那你呢?你居然弄来那么一头冰螭,践踏破坏了我的崇义宫,导致那么多的低阶弟子惨死不说,还污蔑我勾结魔族打算背叛魔宫。你觉得你自己犯下的罪是不大的还是怎么的?”

    “我污蔑?我当真是污蔑的吗?你有没有勾结魔族反正你心里有数。”

    “秦无殇,我心里有数的很,我上对得起师门长辈,下对得起跟随我跟魔族九死一生战斗的弟子们。我有没有背叛,不是单凭你上嘴唇碰下嘴唇就能够污蔑的。”

    “哈哈哈……我污蔑你?那你到是说为何身为魔宫弟子,你在魔域战场上位高权重,什么都不缺,你还派遣部属下手截杀我的儿子和我堂叔?

    你想做什么?威胁我秦家和我秦无殇?那么为什么要威胁我秦家和我秦无殇?你们还想掩饰什么呢?我能够猜测到的唯一你们想要掩饰的,不就是跟魔族互相勾结吗?”

    齐祭听了秦无殇的话,脸色那个青啊,青的都透了亮了,他真后悔没听妻子的话,把小儿子齐江给送回自己的尊宫去。泥煤的现在他的肠子都毁清了。

    “秦无殇,你不用在继续喋喋不休,血口喷人。我说,这件事情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哼,你也不用说那么多的废话,什么时候把我堂叔给放回来?”

    齐祭的老脸都成了黑锅底了。

    “我这就联系骸骨上人。”

    “那好,等你安排好了,就发剑符给我。”秦无殇直接将手里一个特制的剑符扔给了齐祭,然后一转身就打算离开。

    “你这么就想走了?”齐祭脸中厉色一闪,口气不善的道。

    “难道还留下来等你请吃饭啊?你有那个闲心,我还没那个时间呢,我得赶紧给我儿子找医师救治去。”

    秦无殇那个坏了根基的儿子!

    特么太气人了,一提到秦无殇的儿子,齐祭顿时感觉英雄气短。

    他到是很想现在就胖揍秦无殇一顿,奈何如今理亏的却是他。

    齐江,齐江你个小王八蛋!

    齐祭在心里咆哮了好多声,这才神色怏怏的看着秦无殇离去。

    当然他也知道,秦无殇没有找到秦戮之前,是不会离开大本营这个地界的,他如今离去,也仅仅是打算先离开崇义宫,这个他齐祭经营了许多的地盘。

    若是他的话,也不在明霄宫多待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