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丹宫之主 > 第345-346章
    第345章句芒

    不过周围都是他的孩子们,即使那小子蹿的远,也没有可能逃出他的手心。

    红晶眼的眼睛忽然明亮起来,摄人的红光随之而处。跟着他的嘴角微微开启,一种莫名的波动从他的嘴巴里传了出去。

    不大一会儿,他就脸就扭向了一个方向。“找到你了。”

    ……

    秦无殇拉着云婧一路走进了玉宵宫最主要的玄玉大殿。

    玄玉大殿原本晶润的黑亮色泽此刻依然全部消失了。整个玄玉大殿都变得灰突突的。黑色的烟,浓郁的都快变成浓稠的实质,人走进去都迟碍行走。

    秦无殇的眼仁之中,浓郁的黑气弥散开来。他似乎自始至终都知道要往什么方向走,带着云婧快速的朝着某个方位穿去。云婧紧紧跟在秦无殇的身边,身上的法宝的光泽从她头顶上的俩根玉簪,一支玉凰步摇上发出。

    到是秦无殇哪里,他腰间的一块魔宫的大尊令牌,就发出了让人窒息的魔气宝光。不同于灵气的宝光,魔气的宝光,虽然比较黯哑,不甚明亮。

    但是它对黑烟的抵御能力却比她头顶上的三个低阶法宝联合光晕撑起了光罩范围更大,防御黑烟的侵蚀的效果更佳,展现出来的保护结界的光芒也更加的稳定。

    “无殇,你这块大尊令牌似乎不是凡物。”云婧压低声音轻问。

    “大概是中阶法宝,宗门发的。白给的东西,我就免为其难的要了。”秦无殇不大在意的说道。

    “我们得快点,我感觉煊儿似乎状态不是很好了。”云婧拉住了秦无殇的手。

    秦无殇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搂住带上她快速的朝着某个方向冲去。

    ……

    秦煊脸色发白的蹲在地上喘气。大量的消耗自身的血脉,可以短时间的内将他体内的魔气跟其它力量转化成空间之力,这样就可以支持他长距离的瞬间移动,但是使用这样燃血的秘术。也会让他在短时间内异常的虚弱。

    丹药就跟不要钱一样的被倾倒进他的嘴巴里。

    魔元快速的恢复着,但是血液跟他内体那些奇异的力量却不是断时间内能够恢复的。

    秦煊不敢多在这里停留,在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跟魔元之中,他赶紧站了起来,打算继续跑。

    却惊骇的看见一张绝对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的脸!

    明明他移动的那么快!

    “你……”

    红晶眼朝前走出一步,在黝黑的黑烟的笼罩之下。距离秦煊的站立的位置就有三丈远,这么近?

    他是怎么来的?

    秦煊惊骇的不行!

    红晶眼看着脸色苍白的秦煊,脸上流露出薄怒之色。

    “你可真不是一个乖孩子!”红晶眼忿忿的道“你怎么可以用燃血的秘术呢?你不知道这种秘术会大大的消耗掉你身上最尊贵,最有价值的血脉吗?

    一次秘术居然燃掉了三分之一的至尊魔血,太浪费。太奢侈了。我太生气了!”他大声道。“你把大约三分之一的至尊魔血丹给我浪费掉了。

    你身上剩下的至尊血脉,我一定都不会再容许你浪费了。”

    秦煊看着他那热切的眼神,立即感觉到了毛骨悚然啊!

    他想也不想,就打算继续燃血,却发现周围的空间就好似被凝滞了一下,再也无法启动空间移动了。

    秦煊顿时眼神惊惧了。

    “小子,怎么样?你发现了吧?我可是下了血本了。我用了一套封锁空间的阵旗,这套阵旗可是高阶法宝。是我唯一的一套高阶法宝。桀桀……”他又笑了起来。“这次你再也跑不掉了吧?”

    秦煊一点都不想将自己的血给那个红晶眼。

    他又想到了自爆金丹。

    可是他刚有这个意向,还不能行动,就感觉到自己周围似乎被某种莫名的力量给钳制住了。不由自主的被拖着朝着那个红晶眼靠了过去。

    他现在就好像是一块即将掉到嘴里的肥肉。

    艾玛,浑身上下都凉簌簌的!

    “救命啊!~”秦小煊终于豁出去脸面,吼了救命。

    红晶眼桀桀的笑着异常嚣张得意!

    甚至还故意放慢秦小煊被拖过来的速度,他似乎特别喜爱看见秦小煊一脸恐惧的样子。可是没多久,他似乎就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忽然猛的拉动起秦小煊。

    秦小煊的身体立即弹射向他。却在即将入手的那一刻被一道黑光给斩断。秦小煊易手被人带走。

    红晶眼瞬间戾气爆发。

    “谁?谁敢拿走老子的猎物。给老子滚出来。”

    就在他的正前方,黑烟忽然被更加浓郁的魔气直接排斥而开。

    一个一身玄衣的绝美男子出现在他的眼前。就在绝美男子的身后。就是容貌酷似他的秦小煊跟另外一个美貌的少妇。那少妇一只手紧紧的将秦小煊的胳膊给拉住了。

    “哟,这是秦大尊。还有尊夫人。哈哈,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小子是你儿子吧,他身上拥有还未被激活的至尊魔血,就是应该是继承你,或是你夫人的血脉吧?”

    红晶眼先是不悦,待看见了真人,反而越发兴奋了起来。

    他看秦无殇和云婧对于眼神,似乎是另外一颗至尊魔血丹在朝着他招手。

    艾玛,至尊魔血又是什么东东?

    秦无殇的眼,流露出略微的疑惑之色。

    “什么至尊魔血?至尊又是谁?”秦无殇干脆发问。

    红晶眼看了他一眼,又桀桀的笑了起来。“至尊魔血就是一种极致的好血啊。你说拥有这种魔血的是不是?还是你?”他的眼神残暴而又贪婪的看过了秦无殇又去看云婧。

    秦无殇蹙眉头。

    “你们魔族的鬼东西果然跟魔头有各种相似之处。尤其是你刚才的样子,活脱脱的一头魔头。”贪婪而放肆,让人看见来就想砍死。

    “哈哈哈。我们是魔,魔就是我们这个样子。你们这些自称是魔修的人族,在我们看来才是学得一点都不像我们,不伦不类的垃圾。”红晶眼鄙视又讥笑的说道。

    “真魔要是沦落成你们这等样子,那才是真正的悲哀。连最基本的骄傲都没有了!”尊严都被自己踩到了地上。这种魔跟愚昧懵懂的野兽有何异?

    云婧听了他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似乎在她印象中的秦无殇从来都是骄傲无比的,似乎能从骨子里刻出尊贵来。也不知道他是如何被教导出来的,似乎他生来应该位居众生之上,俯视一切生灵如蝼蚁一般。

    这种气势和品格她从来都没有在其他任何人的身上见识过。

    大概是气场太过于强烈,无形之中就感染了很多人!所以他才会有那么的死忠追随者。让他一次次的为了救吕湘被打倒,然后又一次又一次的奇迹般的重新站立起来。

    前世的自己,也曾经忍不住关注他的一切信息,就算是不明白为何他能够做到那般的深情,那般的不顾一切?

    感应到云婧的视线一直紧紧的停留在他的身上。秦无殇的心情立即变得非常的晴朗。这种雀跃的心情,在他见到红晶眼是恶心的将自己身上的一层人皮给裂开下来,也没有改变。

    到是他儿子承受能力太差,他清楚的听见了秦小煊的呕吐声。

    “煊儿,以后爹会时常带你去刑罚殿兜风的,这种事情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多吐几次就习惯了。”

    呕……

    秦小煊吐的更欢实了。

    云婧无语的给儿子拍背,清楚的看见小三儿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秦小煊干脆伸出小手紧紧的抓住娘亲,眼神奋力的传递着:救命。偶不要去刑罚殿兜风!

    云婧心疼的给儿子擦擦嘴角,给了他一个:你放心,娘给你搞定的保证眼神!

    嘤嘤嘤~~

    秦小煊赶紧投入了娘亲怀里。求抱抱!~

    亲娘啊,这才是亲娘!

    什么最基本的骄傲?

    魔只有弱肉强食,服从强者!

    至少红晶眼心中的魔就是这样!

    强大,成为万魔的王,将视线所及的生灵都当成食物圈养起来,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吃。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这才是魔的逍遥,魔的嘴角境界!

    这也是红晶眼的理想!

    他向往着自己有朝一日成为拥有魔族(人形)身体的魔。而不是仍旧是逃脱不了现在自己这种低级形态的魔虫!

    即使是魔虫王又如何?

    还不是一只大虫子?

    秦无殇眼神诧异的看着眼前这只虫子,它有六条腿。但是却只有俩条腿站着,另外四条腿当成手臂一样的挥舞着。

    这只虫子的头型有点像龙虾。

    在尖锐的头脑俩侧长着一对大大的复眼,好似俩块大大的成色不错的红晶。

    虽然叫做魔蝗,但是跟外界的蝗虫还是不怎么搭边的。背后有翅膀,胸腹上覆盖着黝黑的鳞甲,仔细看上去,却又好像是众多的密密麻麻垒砌在一起的小虫子的壳。

    它的嘴巴里长着锐利的好似弯刀一样的口器。从口器到胸口,直接被烙印上了一组神秘的图案。

    “你是句芒一族的附属,奴隶还是宠物?”

    第346章小算盘

    附属就相当于打手,自主权高一点!

    奴隶就是食物和廉价劳工,不给钱那种。完全没有自主权!

    宠物就是介于奴隶跟附属之间,随时有可能转换角色。拥有一定的自主权!

    虫子眼睛一眯,有点惊讶。

    “你竟然知道我是句芒一族的?”

    “原来你还是宠物!”谁知他话刚一出口,秦无殇就笃定的说道。

    “哈,我怎么会是宠物,吾主……”

    秦无殇一听他这话。就直接打断他“你们魔族的附属会成为自己的主人为大人,阁下,君上,老爷!绝对不会称呼自己的主人为吾主,那是奴隶和宠物才会用的称呼。

    另外奴隶是完全没有自主权的。他们只会生存在你们家主人的领地之内。所以答案就很明显了,你是宠物。”秦无殇的口吻带着淡淡的不屑。

    “……”虫子原本想出口反驳的话也被他的推论给噎住了,好一会儿他才道“说这些没有用的干什么?你在我眼里也不过是食物,哼。手底下见真章吧。”

    秦无殇无声的冷笑,跟着脚步一动,身形一晃就跟那只虫子战斗起来。

    俩只刚一接触上。就有一种大片的火星撞地球的弘大和可怕感。为了避免无意之中波及到云婧,秦无殇立即加快的进攻的节奏,并且引到着那只虫子跟着他转移了战场。

    他们一走,云婧跟儿子秦小煊同时松了一口气。

    嗷嗷骇人的压抑感,窒息感。凝滞感都滚蛋了,拍手!~

    “娘,跟着我的家族死士都没了,不过我跑出来的时候,祁天伯伯似乎还活着。我们过去看看吧。”大怪物走了,秦小煊立即就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这个时候,老爹拖着大怪物,他们还是赶紧去救人吧。

    “要是迟了的话。说不定祁天伯伯就危险了。”

    “好,咱们快走。”

    云婧看了看周围的黑烟,蹙了蹙眉头。

    “你还能够找到方向吗?我们往哪里走?”

    “*_*?”开玩笑的吧?他跟祁天伯伯之间又没有血脉感应?

    “儿子。你那是什么眼神?”

    “娘,你看着我的眼神,难道领会不了我想传达给你的意思吗?咱们俩还能不能心灵相通了?”

    云婧听了这话,直接大巴掌呼到了秦小煊的脸上。

    “儿子,以后你还是跟你媳妇儿心灵相通吧。娘就不耽误你决绝未来的终身大事了。赶紧的,找不找方向。要是真救不了你祁天伯伯,那就全部都是你错。”

    “娘啊。你是我的亲娘吗?你还讲理不?”秦小煊哀嚎了起来。

    “儿子,做男人要有担当。不要随便推卸责任。”

    “……”秦小煊:娘你这么欺负你儿子,我爹知道吗?你难道不怕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他爹了!

    “走哪个方向啊?”云婧又问儿子。

    “那边吧。”秦小煊不大肯定的说道。

    云婧就干脆的朝着儿子指着的方向走去。“娘,你就那么相信啊?”

    “你是我儿子嘛,我不相信你相信谁啊?”

    “……”秦小煊:我宁愿你不相信我。

    母子俩朝着某个方向摸去,四周都是滚滚浓郁的黑烟。一边走,云婧一边问儿子“你爹说,他根本没有派你来玉宵宫啊?你怎么过来的?”

    “殷姑姑说,这边有些异常的情况。让我过来看看。”秦小煊说道。

    “异常情况?什么异常的情况?”

    “就是这边的低阶弟子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群一群的打起来了。而且还打的特别凶。殷姑姑说,有些人她管不了,让我过来给劝劝。”

    云婧听了这话,很是疑惑。

    “低阶弟子打群架,你祁天伯伯不能够处理吗?”

    “祁天伯伯当时也不在。殷姑姑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威信,我还好点,毕竟咱有个好爹。”

    云婧听了这话,又敲了儿子的脑袋瓜一下。“没本事靠爹混的都叫啃老族,你想一辈子都靠你爹啊?别那么没出息好不好?”

    “哎呀,娘啊,你真是我知音啊,其实我早就想自己混了。要不你跟我爹说说,让我出去混混?去别的尊宫也可以。当然要是能够我以座尊宫,让我开着尊宫出去混就更好了。”

    “我呸,你爹说,不到五百岁不让出去混。”云婧赶紧有改口道。现在放秦小煊出去可不行,这小子还太小了。

    “我才呸呢,我爹他自己一百多岁就跑出去混了,还好意思让我蹲他爪子地下五百年,亏他想得出来。”秦小煊立即不满的揭底,外加抱怨道。

    “你爹也是担心。再说现在给你一座尊宫,你也驾驭不了啊,你连元婴修士都不是?难道你能一辈子靠身份啊?”

    “我也没说一辈子靠身份啊,我可以先靠身份掌握尊宫,然后快速把修为补充上去不就行了?”秦小煊乐观的道。

    “嗯……娘觉得你爹可能不会同意。”

    “要不娘你帮我说说?我跟二哥不一样。他虽然一肚子心眼,但是胆子特别小,早就想弄一个座自己的尊宫,却不敢告诉老爹,还偷偷的自己攒修筑尊宫的材料。

    哼,他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就他那点事儿还能瞒过我去?”

    云婧听了秦小煊得意洋洋的爆底话,深深的为自己的二儿子秦小煜点上一根蜡烛!!~

    亲,你别你弟弟暴露了,乖乖你节哀顺变吧。

    娘都知道了,就你弟弟的大嘴巴。总有一天会传到你爹的耳朵里的。

    “煊儿,你哥哥跟你现在就开始想这些事儿,是不是有点太早啊?”

    秦小煊一听这话,直接不屑的看着自己的老娘“怎么早了?我们在族里都听说了,族内的长辈们都说以后秦族是大伯的,那爹就得独立出来当分支。爷爷是族长能够给爹的东西不多,大部分都是要留给大伯的。

    所以咱家到最后也没啥财产,爹挣下的东西。都得留着给以后得娘你生的妹妹们当嫁妆,要你是以后都生的是弟弟,那么就留给最小的弟弟。

    爹以后要是跑去仙界混了。那么谁最后拿了爹的东西,谁就负责日常照顾你,以后陪你一起住。

    而我们这些当哥哥当然得自己挣家底,过自己的?哪里能啥啥都靠着老爹?”

    云婧:“……”尼玛,想的真长远,姐都没话说了。

    “对了。那什么高阶魔族是怎么回事?你看见他出现了吗?”云婧想了想,置办尊宫还有儿子们想要独立这个事儿。还是以后再说,于是她故意转移话题问。

    “娘。魔族真有意思,低阶的魔族的眼睛都是红色的,高阶的魔族的眼睛居然是紫色的。那个魔族的皮肤黝黑黝黑的,就跟小六的皮肤似的。我一看见他当时就开始担心。万一小六长大了也那么黑可怎么办?

    以后他可咋找媳妇啊?

    我二哥说,现在男人选女人第一是看颜色。长的漂亮的就要,长的不漂亮的坚决不要。女人选男人其实也是这样的。哎呦,娘你放手,放手啊,好疼,我的耳朵~~”

    秦小煊忽然惨叫了起来。

    云婧:泥煤的,熊孩子,专门说你老娘是不?

    秦小煊的眼神好无辜啊:老娘突然拧住了他的耳朵……这是为什么呢,这是为什么呢?

    晖大哥说的话果然很有道理,女人无论大小都不可理喻!只能哄着!

    眼看着云婧的眉头都立起来了,而且拧了他好几圈了也不见放手……

    “娘,娘,我错了,我道歉,我反省,我检讨……我最贱!~”秦小煊立即低头乖觉的说起软话。

    云婧又不可能真跟儿子生气,就放开了他的耳朵。“你娘长的就不美,照着你那意思,娘你也不要了?”

    艾玛,原来是这个原因。

    “娘,谁说你长的不美,你在我心中绝对绝对是世上第一美人。”秦小煊赶紧拍着胸脯狗腿献媚。

    云婧嘴角忍不住勾笑。好吧,即使是谎言,但是这话是儿子说她还是很乐意听的。

    忽然,俩人的前方传来几声不是人声的惨叫。

    云婧母子俩个立即加快了脚步。

    等到俩人终于出现在惨叫的近处,却惊呆了。

    原来,祁天背靠着墙壁站在那里,身体挺拔好似永远都不会压弯了腰杆的青松。

    而他的双手上却死死的拉住俩个人,其中一个是殷宝莹,另外一个就是祁心璧。

    祁天的身上,都是各种抓咬跟武器戳穿的伤痕。因为黑烟的缘故,是有的伤口都已经变黑,好似腐朽的臭肉。而失去了理智的祁心璧跟殷宝莹,不停的挣扎着,想要脱离祁天的钳制,却一直都没有脱离,祁心璧更是将祁天的一只手臂都啃出了白骨。

    俩女虽然容色狼狈,但是身上却没有什么致命的伤痕。

    而祁天的眼中毫无神光,气息皆无,似乎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秦小煊顿时瞪大了眼睛,眼里闪动出泪光。“祁天伯伯……”他想扑上去,却被云婧拉住。

    “娘……”

    “赶紧发信符,找人过来,娘没法子稳住你祁天伯伯的元婴。只要他的元婴不是彻底溃散,这人或许就还有救。”云婧这个时候冷静的分析道。(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