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丹宫之主 > 第579章 凑巧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身边的几条小尾巴的真正来历,就算是有沧龙幼崽又如何,顶多是把现在的一潭水给搅合浑!

    深海霸主们才插手的博弈,绝非轻易可以沾边的。

    而这位,她怎么听着都带着点不安好心呢?

    “如果有那一日的话。”云婧心想,要是没那一日,你也千万别怪我呀(⊙o⊙)!终究是你自己眼睛瞎,看上我哒。

    “会有那一日的。”澹台明远笑的别有深意,这次他真是运气,竟然遇上了一个生下变异沧龙幼崽的人族女子。想到爷爷交给他的任务,呵呵,这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好啦,有人杀进营地了。”

    营地的西北俩面同时传来的喧嚣之声,撕喊之声以及凄厉的临死惨叫。

    “好了,时间到了,云婧你跟我们走吧。”

    果然还有接应的人!

    云婧在心里暗暗佩服他们,心说你看人家这配合的多默契,在看看她家秦无殇,特么的,最后跑的就剩下她一个,这叫什么事儿?亏他整天还摆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大量的凶徒杀入了营地,他们之中有海族也有人族,有些还是妖族。营地之内一时间之间人仰马翻,血流成河。云婧和澹台明远在众人的保护之下,快速的脱离营地。

    就在他们快要脱离营地的时候,一股强悍的战士朝着他们冲杀过来。领头的就是那个羁押云婧进入营地士兵。他仍旧穿着华丽的甲胄,彰显着他地位的不凡。

    “绝对不能让那个女的跑了,那身边带着小少爷。”眼看着云婧他们就要离开营地,那个士兵也着急了大声的喊了起来。

    随着他的喊声。越来越多的精锐士兵聚集过来,朝着云婧等人追杀而上。

    “快走!”澹台催促云婧加速,面对越来越多凶徒的拦截,那些士兵终究彻底失去了云婧几人的影子。

    澹台明远带着云婧进入了一处府邸。这座府邸也是属于一位海族贵族的。异族的房子很是华丽,装饰着各种海底出产。云婧暂住的院子里,就是珊瑚和海白玉打造的精致小院落,院落中心有一处二层小楼。专门给云婧留出来当起居室。

    既然是人家的地盘。云婧也不相信这里没有人家的布置。

    不过她还需要等人,还需要照顾小孩子。所以暂时落脚在这里也没有什么。

    云婧驱走了伺候的人,干脆一闪身进入了秘境之内。还是喂儿子去好。

    云婧并不知道她刚刚消失的一幕,早就在另外一面镜子内显露出来。这是一面专门见识云婧在院落内活动的镜子。镜子前面坐着澹台明远和一个中年男子。

    “全叔,你猜对了,对方果然有一个芥子空间。而且还是能够携带活物的。”澹台此刻气质雍容,神情冷漠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中年男子就侧身恭敬的站立在他身后。

    “少主。对方既然能够获得苍龙一族的海族喜爱,还剩下沧龙幼崽,随着带着这一类的芥子空间也不让人意外。据我所知,海族之中五级以上的海灵珠都自酝一个芥子空间。而且能够携带活物。

    对于别人来说,五级以上的海灵珠或许难得,但是对于沧龙一脉来说。当真不难。

    海中渊那种地方,可是拦不住沧龙的脚步的。”

    “全叔。你说的很对。说起来,若轮富有,还是海族。无论分布在沧龙界各大岛屿上的妖族,还是中央大陆的人族,自然各自领域内的各种天地灵物也算丰富。但是要是一跟海族相比较,那就成了乞丐跟巨商的区别。

    爷爷这次派我来埋线,也是为了家族的日后。”

    若是能够在深海资源之中分一杯羹,那对于家族未来的发展来说,可以称是巨大的助力了。

    “老主人深谋远虑!不过少主,您还是需要谨慎从事,老主人说过,不求冒进,只要稳健妥当,一步步扎根,有个几百年的时间,我们必然能够在深海之中立足。”中年男子出声提醒。

    澹台笑笑“全叔,自从三年前我接受任务进入深海,这三年来,我们走过多少海下城,见识过多少人族在深海的现状。即使我们现在有人接应又如何,你看着吧,回过神来的海族必然又会对整个无光海下城进行大清洗。

    我已经见识过一次那样的大清洗了,整个海下城一个人族都没有留下,那血水把整个海下城都染红了。”

    澹台的眼神幽深,似乎在回忆。

    全叔听了他话,虽然脸上的表情不懂,但是眼睛内还是蕴涵着愤怒的寒光。

    “海族清洗人族就跟割韭菜一样的,丝毫没有一点仁慈怜悯之心。也对,他们不是人,是畜生。是畜生你能指望它有什么善心?”澹台的语调带着浓浓的讽刺和厌恶。

    海族一向十分忌惮人族和妖族,即使人族和妖族在海下,显得十分的弱小,若是战斗更是大大被压缩战力,反而是海族在海水之中却可以战力加成,越战越勇。

    “想要站稳脚跟,光靠收买一个听话的海族小贵族是不行的。我们要是有一方王者供我们驱车,那情况就不大大的不同了。”

    中年人动容“少主是想?”

    “那个女人或许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

    “这到是。”中年男子脸上浮现了笑意。

    “我妹妹快到了吧?”澹台明远问。

    中年男子立即答道“这一俩日就到了。”

    “嗯,原本我还打算将她送进一座将军府去。现在有了云婧,到是可以不用那么急,说不定,接着云婧小妹还可以选择更好的去处。”

    中年男子没说话,现在这些不是他可以插言的。也不是他应该考虑的。这都是主子的事情。

    “小妹来了,我会先找她谈谈……”澹台自语道。

    ……

    云婧喂了儿子们,然后又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就易容走到了街上。

    “哎哎,你们听说了吗?东将军府里遭遇刺客了,将军夫人都重伤了。听说那刺客是将军府里的人族小妾里通外族干的。”

    “哎呦喂,你听说的那些早就过时消息了。我听说不仅将军夫人重伤。将军府还丢了十分重要的东西,听说东将军昨天晚上就返回来了,还跟其它几位将军打了招呼。让士兵搜查一整夜。”

    “白天也在还在搜查,也就是说还没找到呢,现在听说是搜查到城西头了。”

    “唉,咱们海下城太大了。想要找个贼,那可真不如容易。”

    “是哒。是哒。”

    相熟的行人聚集在一起,压低声音讨论着最新的消息,他们却不知道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四个贵气必然的海族年轻男子悬立在海水之中。正好俯视整个无光海下城。

    “旦,你这么搜来搜去太慢了。而且什么也没找到。我看还是用我的法子好了,直接清洗。杀到最后杀的他们都疯了,自然就会把东西交出来。”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出声道。

    他身边站立的穿甲将军就是旦。现在的旦脸色特别的黑。一脸的凝重。

    “不行。就这么找,找的慢点没什么。”

    开什么玩笑。那女人就是人族,是异族人。但是身边带着沧龙幼崽,放你去杀了人家亲娘,沧龙幼崽还活不活?再说人家夫君会轻易放过你这杀人凶手?

    最倒霉的是要是等到那几只小沧龙长大了,你觉得人家不会来复仇不成?

    “要不就不找,要找就不能这么找。你封锁城西的时候,说不定人家就跑到城南了,你封锁城南的时候,人家说不定又跑到城东了。这么找,你永远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冷脸的将军也出声了。

    主要是都找了一夜了,连个线索都没有,旦还好,毕竟他自己找的是什么。其它三个被拉来的将军却开始不耐烦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简直都不像你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么投鼠忌器的?”最后一位穿甲的美女将军也出声了。

    旦看了看三人。其实他也知道另外在三人都在等他揭晓答案,到底是在找什么。

    只是这其中俩人当真不适合知道这个秘密。可是他也知道不能再推脱了,他要是在推脱,这三位将军说不定就要跟他唱反调了。

    毕竟他们四个可以说是同级的存在,也是互相牵制的存在。

    “前些日子,我黑水一脉的族长途径无光城附近。召唤我去保护百流一脉的沧龙幼崽。”

    噗……美女将军瞪大了眼睛,人也噌的跑到了旦的面前。“等等,你说的那个沧龙幼崽,不会是我理解的那个吧?”

    沧龙一族的混血子嗣很多,美女将军自己也是沧龙子嗣,但是沧龙子嗣不是沧龙幼崽。沧龙幼崽是本体能够转化成完整的深海沧龙的形态,血脉浓郁,或者血脉变异浓郁的血脉。

    “是的,百流家的混蛋把幼崽跟侍妾都丢在一旁,我就是负责将他们带到无光城,然后等候那个混蛋过来接人。”

    美女将军听了这话,眼神同情的看向了旦。

    旦是一个很严肃,很较真的人。他这种人跟生性浪荡的百流一脉的花花公子绝对不是一路人,甚至连看人家顺眼都难。

    “你的意思是说,昨天被从你府邸带走的就是沧龙幼崽?天啊,这要是传出去,你可就什么名声都没有了?”连幼崽都丢了,这丢脸能够丢到整个苍龙一族去!

    那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笑嘻嘻的说道。

    旦听了这话,脸更黑了。

    另外一个冷面将军眼神暗了暗。“沧龙幼崽可没什么自保的能力,在外面的时间越长,越容易出事。要不就多派出些士兵却寻找?”

    旦听了这话,很是蹙眉。

    答应不呢?

    现在找人的士兵都是他跟美女将军的人占据主力,骤然间在增加另外俩个将军的人,可不一定是好事。

    但是人家说的也对,放任小沧龙幼崽在外面的时间越长,得不到保护的小沧龙幼崽就越危险。

    “好吧,加大人手。我们争取尽快找到人。”

    无光城的士兵加大力度搜查,顿时再度惹起一阵鸡飞狗跳。云婧被人流一直挤到城门边,却发现城门的检验更加的严格,甚至在城门内设置了好几道鉴别种族和真容的法器。

    云婧贴边挤出城门的范围,就看见大批的士兵封锁了这附近的街道,一个小队一个小队的带着鉴别法器四处搜人。

    云婧为了躲避开他们,东拐西拐的就拐进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子。

    不远处就是搜查士兵的脚步声,可是她却发现小巷子竟然是个死巷子,里面是封死的,没有其它的通路也没有门户。

    云婧无语的瞅了瞅四周的高墙,又听了听脚步声。干脆来了一个瞬移。打算穿过身前的墙壁,进入别人家的院子。然后再从院子的另外一边离开。

    可是她刚瞬移出来,就感觉脚下一空,跟着人就跌入了一个怀抱之中。

    云婧木然的抬脸!

    特么的,要不要这么凑巧!

    “要不要这么热情?这种投怀送抱我心悦兮!”秦无殇戏虐的声音传入了耳际。

    “你媳妇我九死一生,处处被人追杀,你居然还笑得出来。”云婧怒了,挣扎起要起身不成,直接伸出爪子捏住了秦二爷的脸蛋,我掐!

    秦二爷大囧,媳妇热情如火,他也有点扛不住了啊!

    “别掐……别掐……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什么?我问你,你来无光城多久了?为什么不找我,也不弄个联络信号给我?”以前俩个人之间多有感应,虽然不是特意的,但是只要秦无殇到了身边,云婧还是能够感应到的。

    但是最近分来的这俩次,秦无殇似乎都单方面的封闭了感应,让自己感应不到他。俩次都是秦无殇人都抱住她了,她才发现对方的人迹。

    这货不是起了什么歪心思了吧?

    云婧带怒的嗔他。

    秦无殇觉得小媳妇此刻就像一个愤怒的炸毛小猫。小猫炸毛了怎么办?自然是要好好的安抚一下,再说他也好想念她。秦无殇打横抱起云婧,直接进入了她的秘境之内……(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