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丹宫之主 > 第617章 玳尾噬主
    “凭什么?呵呵。”觞敏锐而笃定的说道。“就凭海妖这个心腹大患。”

    程天域听了这话,失笑道“海妖不是沧龙的忠诚盟友吗?至少沧龙一族之内,很多龙都是这样认为的吧?况且你们沧龙内部也有不少龙身上可是留着海妖一族的血。”

    在程天域看来,无论是海妖还是沧龙都是一丘之貉,深海里的玩意都是人族的敌人!

    只是眼前的沧龙王族给他的感觉真是奇怪,其实对方的身上透露出来绝对是海族的气息,但是直觉上他觉得这位更像是个人!

    一个同样狡猾的人类对手跟沧龙王族可绝对不能放在一个危险等级上。

    越是跟他接触,程天域就越是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威胁从对方的身上扑面而来。

    “哈哈,我以为人类会想着最好你们这些深海妖怪们一个个都打出狗脑子才好,这样我们大人族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拿下整个富饶的墨蓝深海,说不定荒芜深海都可以插一手。”

    咳咳咳……

    程天域少有遇上说话这么直白狠辣,直捣核心的家伙。脸上的笑容都差点没保持住。

    “你们人族不就是希望我们深海一族内战不休,你们在一旁捡便宜吗?但是实际上这个便宜也不是那么好捡的。想要有收获,就得有付出。

    否则的话,我沧龙一族能出手弄出一片苍白之海,就有把整个墨蓝深海变成第二个苍白之海能力。”

    苍白之海就是靠近大陆西北的大片近海。里面除了一些小鱼小虾外,灵物一根不长,一条不占。那里的海灵脉和地灵脉都被毁掉了。

    当年人族,妖族。海族大混战,那片海域就是主战场,那里也曾经是人族和妖族占据的侵入深海的前哨基地。最后为了打击对手,沧龙和海妖联合在一起彻底将富饶的海域变成了一片荒芜白地。苍白之海就此得名。

    觞不理会程天域骤然变色的脸,继续道“你们不要过于期望海妖一族,他们毕竟根基浅弱,就凭他举族之力都弄不出第二苍白之海。你们就应该评估出跟谁合作更划算。”

    程天域听到这里。不觉冷哼。“海妖一族是不是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弱小,自有师门长辈们评价。你们沧龙也不用整日拿苍白之威胁我等人族。

    墨蓝深海毕竟是你们海族的地盘,毁去了墨蓝深海到底谁的损失更大。你们沧龙更加清楚。”

    “那又如何?宁与友邦,不予家奴。”觞冷漠无情的道。

    程天域顿时脸色一黑。

    沧龙一族的阴狠真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当然最出乎他意料是沧龙一族居然有这种想法!觞如此平淡的说出这话,其实就是暗示出了整个沧龙一族只怕暗中跟海妖一族的矛盾快到彻底开撕破脸的边缘了。

    这对于人族来说绝对是好事!

    ……

    觞处于地主的客气。给程天域和澹台人杰安排了临时府邸。澹台人杰带来的随扈入府邸之后就清扫重新布置了一边,澹台将最好的院落送给程天域。然后亲自来找程天域。

    “贤侄觉得这个觞城主如何?”

    “不简单。”程天域跟澹台对坐,俩人一人手里捧着一碗香茗。

    “那你看觞说的那个合作计划,有几分诚意?”

    “有几分,还得看我们人族是不是能够表现出强大的价值吧?”程天域冷哼一声。那些深海沧龙要是发现人族示弱小,回头就能将他们这些所谓的盟友当成血食给吃了。

    澹台认同的点头。合作势在必行,最差深海一族内战打起来对他们人族也是有利的。

    ……

    石泉城。深夜。

    觞召集自己负责民政和军团管理大将们一起开会。

    自己手中的重新组建的四大军团以及石泉和龙宫内的头头们一个个都魔气滚滚的坐在他身前各自的坐位上。

    这里面有跟随他组建明宵宫,屠魔军团的老部下。也有后来收下的深海亡命之徒,更有后来从深海巨兽之中转化过来的凶横妖主。

    虽说比不上那些实力庞大的超级霸主们,但是也已然再次完成了以他为主的小势力的重建。

    只是,如今修炼资源他有,地盘他也有了。但是人口或者说是妖口却太好。

    阴泉城那个距离他们最近的地方,还有三十万口数!

    他呢,算上商贩,六大军团和石泉城加在一起的丁口都不足七万人马。像他以前作用战宫,一座战宫动辄数十万上百万丁口。

    想让实力恢复旧观,加速发展迫在眉睫。

    觞跟自己的麾下部将们商议了一夜。当夜,屠魔和斩魔军团就成建制的消失了。

    数日之后,珊瑚带着自己的卫队,气急败坏的冲到了石泉城的城门外。她到是想进来,但是她是带着大量的虎鲨战士来的,防守城市的翻海军团连城防大阵都开启了。

    觞出来的时候,珊瑚马上冲上来,冲着觞大怒道“你是活腻歪还是疯了?你竟然敢无故侵占青蛟城?那是我黑水的领地,你是在挑衅黑水王你知道吗?”

    “什么我挑衅黑水王?明明是我收到求援信,听说玳尾氏海妖在青蛟城欺压我沧龙同族,甚至为了谋取青蛟城的利益害死了上任城主。我发兵,那是为同族伸冤报仇。”

    “你胡说”珊瑚的脸气绿了。“你的军团趁乱袭击青蛟城,杀绝了城内的玳尾氏,还强占了青蛟城驱逐了城内的所有海妖,你这么做是自己找死。

    我告诉你,赶紧把你的军团给我从青蛟城撤出来,交出杀戮玳尾氏的凶手,否则龙神都保不住你项上人头。”

    “同族遭人谋害杀戮,你不帮忙,竟然还与谋杀者同流合污?你还想让我交出凶手?凭什么?我保护同族有什么错。我给同族报仇有什么错?难道就因为对方是海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杀戮我沧龙?

    你到底站在哪边?你还是不是沧龙?还是你觉得你就是一头海妖?”觞愤怒说道。

    觞的话让跟着珊瑚一起来的深海战士一阵骚动。说穿了,其中不乏沧龙血脉。

    “你这污蔑!我到底是不是沧龙,用不找你来鉴定。我父王自然会给我证明。青蛟城是我黑水的领地,你必须交出来。上任青蛟城主是自己病死的,跟玳尾氏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疯狂的杀戮青蛟城内的玳尾氏必须给我交出凶手。否则你也得死谁偶读救不了你。”

    珊瑚怒声道“别以为你是百流王子就有多了不起,百流王子多了去了。你要是不交人。我现在就让你死。”

    “人是我杀的。你来杀是我为那些玳尾报仇吧。”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孩子的声音骤然响起,接着一个半大的少年冲了出来。他一脸的狰狞和愤怒。“我父亲明明是玳尾氏贱人给毒死的,我亲眼看见的。我父亲的口吐黑水,一脸腐烂而死。如此凄惨的死亡还说什么久病不治而亡,你是在欺我还是孩子没有你说话有分量吗?”

    少年额头上长着俩只小角。

    珊瑚当时人就愣了一下。

    “你是……”

    少年听到珊瑚这疑惑,疑问的口气。更是笑容凄厉惨烈。“我是谁你竟然都不认识了。我的姑姑,我就是你亲哥哥亥的第十子。当年被你带着去玩,然后丢给玳尾海妖差点没死的武丁。”

    珊瑚身子一震,身后一片哗然。

    “这不可能,武丁已经死了。”

    “是啊。我要是不死,怎么可能长到这么大,要不你们这些站着说着自己是沧龙。扭脸就变成海妖的亲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我的命,我父亲怎么会把我藏起来。多少年都不敢让我出来见人?

    哈哈,这次要不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又怎么可能在父亲最后的保护下活下来,逃出青蛟城来请王叔为我报仇?”

    小少年无比的悲愤,满腔的仇恨。

    一下子,包括最疼爱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死了。

    无论是年幼的弟弟妹妹还是年长的兄长们,只要是在青蛟城主府内的家人都被屠戮一空,他好恨!

    “玳尾氏,海妖统统都去死!

    就是我带着他们通过密道进入的青蛟城,就是我带着他们亲手将青蛟城内的玳尾氏都屠戮一空的。你要报仇,你来啊,我就站在这里。你过来杀我啊——!”

    那激荡欲狂的声音让珊瑚的脸色不断变幻。

    珊瑚有预感,事情朝着不可控的最恶劣的局面滑过去了。

    “你……”

    “你来啊,你来杀我啊!”少年怨气冲天。“杀掉我们这些该死的沧龙,以后就是你们海妖的天下,哈哈哈,来杀我吧,反正阿父阿母都不在了,我也不想活下去了。

    觞阿叔都是听了哭诉恳求才出兵帮我的,罪魁祸首就是我!”

    城上城下一片寂静,只留下少年凄厉的怨愤。

    “觞,这件事我会上报给我父王请他裁决。”珊瑚有种自己气势汹汹的来,灰溜溜的狼狈离开的感觉,心中气氛的不行,眼睛都红了。

    可是被阻拦在大阵之外,城内的那个少年又真假难辨,面对少年的哭诉,她也有种想逃的冲动。

    那个少年真是武丁吗?

    一个月后,珊瑚跟旦等人汇合,再次来到了石泉城门前。

    这次城防大阵没有开启。觞甚至亲自来一行人。

    这次旦来了,他的父亲解也来了,还有旦的一位叔叔丞!加上护卫,一共一千多人。

    众人进了觞准备出来的府邸,解一早就含笑跟觞打了招呼,但是丞一直是黑着脸进来的。刚一进来,就阴沉着脸瞪着觞“觞,你可知罪?”

    觞一听这话,脸色就不好了,一副愤怒无人可诉的憋闷样。

    “你知道不知道,青蛟城不是百流王的领地,是黑水王的领地?就因为你的擅自行动,俩王的在边境纷纷陈兵?你想挑起战争吗?”

    一上来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责备语气,就好似他罪大恶极一样。

    这话让觞的脸上都遮掩不住愤怒和委屈。

    “难道这全是我的错吗?要不是你们自己纵容海妖谋害自己的同族和子嗣,我干嘛出手?要不是你们不肯保护同族和子嗣,武丁怎么会走投无路对我求援?

    你们黑水到处都有黑手,害得我都死了一个天赋绝伦的儿子,要不是看在同族的份上,我才懒得卷入你们这些腌渍事儿里。”

    “放肆!”丞大怒,直接出手一掌将觞打得到底吐血。

    旦赶紧跳出来给一把拖过觞护在自己的身后,还扔了一粒伤药到他嘴里。

    “旦——”丞怒声“这等狂徒就应该直接灭杀了他。”

    “且不说他不属于黑水部,想要处罚他自有百流王去处置。就说他说的话,我也认为没有错。”解这个时候忽然出声了。

    “解!”丞不满的道。

    “丞,我们来是调查真相,解决问题的。你上来就要灭杀觞,是真心来调查真相来的吗?你当真不是被海妖收买过来杀人灭口的?”解挑眉问。

    丞蹙眉,他得到王的暗示,让他快速平息这边的纷争,最好压服觞,然后丢给百流王处理。但是解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打算站在觞那边给自己的找麻烦吗?

    “解,青蛟城到现在还乱着呢,尤其是它又卡在俩条海流,三大平原的交通枢纽上,长时间动乱,我们黑水王领可负担不起,损失太大了。觞的人必须尽快撤出青蛟城。”

    “然后呢,然后我的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就都白死了,你们继续把我父亲一手建立的青蛟城交给海妖,让他们的冤魂不得安息吗?”武丁幽灵一样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眼神幽深冷冷的看着丞。

    丞蹙眉蹙的紧紧的,他活过了悠久的岁月怎么会看不出少年人眼底心底强压的憎恨和怨愤。

    “你就是武丁?”

    “对,我就是武丁。”少年人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无端的让丞的心里很是不舒服。“你放心吧,青蛟城还是你的,我们会安排人代你管理,等你成年,这青蛟城主还是你。”

    “不用你假好心,代人管理,谁代管,又是海妖是不是?黑水王,我算是看清楚,看清楚你们了。”少年人的口气带着绝望和怨怼,眼神更有无助和凄凉。(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