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5章 足球的魅力
    最后,曼联以3:1的比分赢取了这场曼彻斯特德比。

    主裁判吹响比赛结束哨声的时候,老特拉福德球场里爆发出了惊人的掌声,球场上的曼联球员手拉着手一起跑到场边,向看台上的球迷们举起自己的双臂,既是在接受欢呼,又是在告诉球迷们他们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

    教练席上也是一片欢声笑语,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神色。这一场比赛里肩上感到无比压力的并不只有史密斯,实际上,教练组的每一个成员都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因为弗格森不在,为球队继续赢得胜利就是他们应尽的、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站在教练席附近,眼睛盯着卡尔,动作踟蹰。

    卡尔看出了这名年轻球员眼里的羞涩,他走上去给了对方一个轻轻的拥抱:“祝贺你。”

    罗纳尔多笑了:“谢谢。”

    随后这名球队的功臣便被队友们围了起来,一起簇拥到混合区接受记者采访。

    在他们身后的看台上,一名身穿红色球衣的球迷问身边的人:“教练区里那个英俊的小伙子是谁?我看到他跟史密斯和罗纳尔多都拥抱了。”

    “喔,那是咱们的临时助教,好像叫做奥斯顿。我说伙计,你平常在酒吧里都不听别人聊天的么?消息可真落后。”

    ……

    在缺少弗格森现场指挥的情况下,曼联还能完胜死敌曼城,这对所有红魔球迷来说真是个极大的鼓舞。当弗格森在半个多月前被医生断定“至少会缺席联赛好几个月”时,无数球迷悲哀的想球队这个赛季大概要完蛋了,但是现在看到球队纪律仍然井然,比赛也打的可圈可点的时候,他们的希望又燃烧了起来——上个赛季我们是英超冠军,这个赛季虽然很有可能卫冕无望,但争个欧冠正赛资格总是可能的吧。

    截止到圣诞节前一周,曼联排在积分榜的第五位,第一名是拥有温格的阿森纳。

    或许是受到球队良好气氛的影响,《曼彻斯特晚报》记者在去医院采访弗格森的时候,意外的从难得和善的弗爵爷嘴里探听到了一个大独家:与医生磋商后,弗格森决定在年后3月份左右动手术,给他的心脏安装一个起搏器,起搏器不仅可以帮助弗格森的心脏重新跳动的年轻有力,而且可以保证他在未来至少十年之内不用考虑提前离开赛场。

    此外,弗格森还在采访中提到了球队的新助教,卡尔·奥斯顿。

    记者很好奇曼联为何会请一个临时助教,因为曼联并不是什么人员精简的小球队,身为豪门的红魔有整整一个教练团为之服务,哪怕沃尔特·史密斯去兼职主教练了,也有其他人可以分担他身为助教的工作。从现实情况考虑,曼联是完全不需要请一个新的助教的,而且这助教如此年轻,合同又是临时的。

    对于记者的提问,弗格森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微笑着说:“卡尔·奥斯顿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对球队的建设也很有帮助。”

    晚报记者丰富的联想力立刻就开始工作了,他看着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再顺着对方身上的衣服联想到弗格森那糟糕的身体,不禁揣测:难道这是弗格森为自己寻找的接班人?从年轻时开始培养、等到弗格森退休后对方正好接手曼联主教练的工作?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就又被晚报记者以“太过天马行空”为由压下去了,毕竟弗格森的年纪虽然已经62了,但对于教练这个职业来说还可以称得上是壮年,另外,曼联的主教练又不是弗格森想让谁做谁就能做的,那得经过俱乐部的首席执行官大卫·吉尔的同意。

    在第二天的《曼彻斯特晚报》上,记者如实刊登了他对弗格森的采访,当然没有提他自己胡思乱想的那些话,只是出于好奇、也出于尽职工作的心理,这名记者调查了一下卡尔·奥斯顿,这名曼联的代理新助教,并将对方的个人资料跟着报道一起登载了体育版面头条上。

    于是整个顶级联赛都知道曼联来了一个新助教,并且惊人的年轻。

    而曼联球迷们,也顺便得知了他们新助教的生平:卡尔·奥斯顿,德英混血,25岁。年少时曾常年生活在英国,成年后居住在德国,学历为牛津龙小学、温彻斯特公学、慕尼黑大学社会学学院。

    不得不说这份简单资料的出炉很是堵上了一批持有“卡尔·奥斯顿太过年轻,所以肯定没办法当好曼联助教”球迷的嘴,虽然卡尔·奥斯顿从大学毕业后就没从事过什么跟足球有关的职业,他甚至都没找过一份正式的工作,但这份学历足以说明他是个聪明好学的体面人,而且肯定出身于中上阶级家庭——牛津龙小学可不是东区出身的工人阶级家庭小孩能进的去的地方,而温彻斯特公学是英国四大公学之一,收费就跟他们能给的教育一样昂贵,而慕尼黑大学,这座德国的常青藤学校最好的学院里就有社会学的影子。(几乎每个英国人都有敏锐的阶级嗅觉,并且他们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看重这个的)

    如果卡尔·奥斯顿现在是英超球队纽卡斯尔的助教,那喜鹊的球迷该质疑他还是会质疑他,甚至会不忿的更大声,说他“天生就该去坐办公室,足球可不是书本能教会你的东西!”因为纽卡斯尔的球迷大多是蓝领,他们代表着工人阶级,喜鹊历史上曾为球队做出巨大贡献的球星杰克·米尔伯恩,他就被球迷们亲切的称呼为“工人阶级的儿子”。

    但是这里是曼联,曼联的球迷很多就是中产阶级,或者更往上,他们或许也会因为卡尔足球简历上的一片空白而皱眉,但他们却更愿意相信有这样一份学历的年轻人,最终会做好助教这样一份工作。

    举这样一个例子,弗格森曾经为了拉拢球迷,说“曼联也是工人阶级的俱乐部”,这句话传出来之后,所有人都笑了。

    ……

    《曼彻斯特晚报》为卡尔带来了一点知名度,但对卡尔来说生活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因为他的名气还没有大到有球迷围着他要签名、或者是跟踪的地步。顶多是他到训练场监督球员们训练的时候,被围观球迷多看几眼而已。

    卡尔开始以一种狂热的势头工作,他在对待训练的时候更认真,也会记更多的笔记。

    史密斯以为是自己曾经对卡尔表示的不满导致了这些,这个和善的老人在某天训练结束后特意找到卡尔,用带了些尴尬的语调说:“卡尔,我想告诉你,我……呃,我对你的工作很满意,所以你不用给自己制造这么多的压力。”

    “不是压力使我这么做的。”卡尔这样对他说:“我只是想要更认真的对待这份工作。”

    不管史密斯有没有信,但卡尔说的是实话。

    在对曼城的比赛里,他重新找到了激动的感觉。

    这种感觉或许对于别人来说很常见,但对他来讲,心脏永远平平稳稳的跳动在胸腔里,无论多大的生意,挣到多少钱,甚至是邂逅了一个靓丽迷人的美女,它也从没有给他传达过“我幸福的像是回到了18岁”的感觉。

    曼彻斯特德比那晚,是他差不多十年来第一次尝到青春的味道。

    纯粹的、活力的、永不停止奋斗的青春。

    为了再多感受一些那种魅力,卡尔怎么能不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去呢?

    ……

    寒冷而热闹的圣诞假期有美食、有礼物,也不用担心工作,只需要享受朋友和家人的陪伴,如果这时候再能和他们一起看场精彩的球赛,那就更美好不过了!

    于是英格兰足球的传统应运而生,当其他联赛球员懒洋洋的躺在家里休息的时候,他们就必须赶圣诞赛程。

    联赛杯、足总杯都有重要的比赛要在12月底-1月初进行,更别提那差不多每支球队都会轮上两回的英超联赛。

    12月20号到30号之间,曼联有三场比赛要打,加上被排满的各大航空公司航班,这意味着哪怕是再近的距离,球员或职工们也没办法赶回去和家人欢度圣诞,除非他的家就在英国。

    卡尔的母亲莎拉·罗林跟劳里离婚之后回到了伦敦,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她邀请卡尔和她一起过圣诞节,卡尔以已经接到了弗格森的邀请为由拒绝了。然后他又用同样的理由拒绝了劳里,最后查了快件,确定自己的圣诞礼物一定能在新年到来之前送到父母手里之后,才起身前往弗格森家。

    当卡尔赶到弗格森位于兰开夏郡的家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发现球队里同样受到弗格森夫妇邀请的除了自己,还有一线队里的家同样在国外的范尼及其女友,以及罗纳尔多等人。

    弗格森的妻子凯蒂打开房门将他迎进了屋子里,并且给了他充满一个糕点香气的拥抱:“我听阿莱克斯说你在俱乐部里干的不错,卡尔,你真该多来串串门,平时家里只有我们两个老家伙在,可真是要冷清死啦。你的父母都还好么?”

    “他们身体都很健康。”卡尔吻了下她的脸颊:“圣诞快乐,凯蒂。”在卡尔为数不多的年少时拜访弗格森夫妇的记忆里,凯蒂一直占有重要戏份,她是位和蔼可亲的老妇人,待人亲切。

    “圣诞快乐,卡尔。”

    其他客人聚集在起居室里,当他们看到凯蒂神色亲密的用着卡尔进屋子里时,神色不约而同的发生了某种变化。

    “起居室里有茶和饼干,一会儿我再把刚烤好的派拿来让你们尝尝。小伙子们继续聊天,不用站起来跟我打招呼。”凯蒂挥挥手,然后下楼去了厨房。

    卡尔和每个人都道了圣诞快乐,然后找到沙发,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

    范尼斯特鲁尼和他的女朋友莱昂蒂安·斯拉茨坐在起居室的另一头,正和路易·萨哈及女友微笑着聊着天,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四人约会。靠窗的地方,三名卡尔比较陌生的俱乐部管理人员手持一份资料,低声交谈着什么。算起来起居室内孤零零一个人来赴约,又没有加入任何一场谈话的人,除了卡尔就只有坐在他不远处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了。

    “BOSS呢?”卡尔和他搭话。

    “在书房里。”罗纳尔多回答说。

    两人随□谈了几句,提到比赛的时候就将声音压的很低,因为谁都知道凯蒂并不喜欢弗格森将工作带到家里,也不喜欢家里到处充斥着与足球有关的讨论。

    一股浓郁的香气突然充斥在起居室里,原来是凯蒂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了。

    “今天的派烤的刚刚好,瞧这皮,肯定酥脆极了!”凯蒂骄傲地说:“主料是九条海鲈鱼,特别的新鲜,肉质肯定很鲜美。”

    这是一道英格兰传统的名菜,仰望星空派。

    做法大概就是将整条鱼塞到一个派里烤,并且保持脑袋向上的姿势……这是卡尔根据这派的卖相简单猜测的。

    凯蒂说的没错,这的确是几条看起来很威严的海鲈鱼,但是这份威严却让它们在被烤熟了之后显得很是,死不瞑目。

    原本在窗口站着的那三个俱乐部管理人员一边发出赞叹一边走了出来,他们拿着刀子切了一块拍,将鱼头混合着芝士的部分一起塞到了嘴巴里,并发出大力的咀嚼声。

    “这是半年以来我烤过最大的一个派!”凯蒂用鼓励的目光看向卡尔:“你快尝尝!”

    卡尔被迫动手撕开了一块派,将鱼头的部分对着自己。微不可查的皱眉,他可以告诉凯蒂这个鱼头长得很不符合自己舌头的审美么?

    凯蒂却已经转身走向厨房了。

    卡尔立刻将这块东西塞到了罗纳尔多的嘴里。

    罗纳尔多被呛的呜呜叫。

    “吞下去。”卡尔命令他:“然后告诉我这是什么味道。”

    罗纳尔多的脸一开始是紧紧皱在一起的,等他将嘴巴里的东西全咽下去后才勉强能说话:“就是鱼肉和油脂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他舔舔嘴巴,露出有点奇怪的表情:“虽然有点腥,但还不错,你要来一块么?”

    “我去厨房帮凯蒂的忙。”卡尔干巴巴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逃出了起居室。

    ……

    据说世界上最薄的三本书,分别是法国人的胜利史,德国人的笑话书,英国人的菜谱。

    卡尔到了厨房之后才明白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自告奋勇帮忙,虽然更多的是为自己的胃口考虑,但凯蒂从头到尾都没停止过夸他,甚至在晚宴的时候,她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弗格森说:“卡尔变的我都快认不出来啦,又英俊又友善,他还在厨房帮了我一晚上!谢天谢地他没跟你和劳里年轻时候一样。”

    然后卡尔发现,别人看自己的目光又怪异了那么一点,特别是俱乐部的几名管理人员。

    他微笑着问凯蒂要盐罐子,打断了她的话。

    接下来是一顿丰盛的圣诞晚宴,主食有烤鹅、嘴巴塞着苹果的烤乳猪、马铃薯泥、干果馅饼、肉汤,火腿以及作为甜点的布丁和圣诞蛋糕。

    路易·萨哈在晚宴结束后偷偷问他:“为什么弗格森夫人对你那么友善?”

    卡尔摸了摸鼻子反问道:“大概是看我长的英俊?”

    作者有话要说:PS:只听说过没吃过的仰望星空派,我特意找了卖相好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