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足球万岁 > 正文 第34章 离开的决定
    虽然办公室门大敞,但卡尔还是站在那里敲了敲门。

    弗格森抬头,看到来人是卡尔后,微笑着摘下了自己的老花镜:“进来。”

    卡尔将托盘放下,端出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放到弗格森面前,又顺手收走了桌上那杯已经冷透了的。

    弗格森疑惑的看了眼红茶:“我不……”

    “半脱脂奶,不加糖。”卡尔笑道:“我问过凯蒂婶婶了。”

    弗格森这次惊讶的连眉毛都挑了起来,他招手示意卡尔先坐下,然后说:“既然凯蒂都教了你怎么做合我口味的红茶,说明你肯定有为难的事要告诉我。说吧。”

    卡尔将目光移向弗格森身后的窗户:“BOSS,我……我准备离开。”

    弗格森盯着卡尔看了一会儿,突然摇头笑了:“我就说呢,怪不得劳里那老家伙昨天晚上突然找我聊天。”

    “父亲打电话给你了?”卡尔纠结道:“我告诉过他准备自己亲口说的。”

    “他没告诉我这些,只是一直在唠叨过去的事。”弗格森怅然说:“虽然我早就知道你会离开,但也没想到能这么早。是哪支球队?”

    “慕尼黑1860,这个赛季他们掉到了德乙。”

    弗格森点头说:“那是一支老牌球队,虽然历史上并没有多少光辉的战绩,但是青训一直抓的非常好,德国国家队的很多国脚都出自那里。你有把握独自支撑起这支球队么?”

    “我不知道,但我想要去尝试一下。”卡尔笑道:“如果跌的惨了,大不了再爬起来。”

    弗格森盯着卡尔看了一会儿,突然感叹道:“你这股劲头真是跟劳里一模一样。以前我和他一起踢职业联赛,但我们都没有成为球星的天赋,于是我选择退役学习成为一名教练,他却毅然决然拿着自己所有的积蓄准备开厂,商业可是我们谁都不熟悉的一门行当,我劝过他,但他决定要按着自己的心意做。好在后来我们都成功了。”

    卡尔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弗格森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像是在对卡尔说话,又像是在念给自己听:“跟我那个时代相比,教练这个职业越来越危险了。”

    卡尔不懂:“危险?”

    “慕尼黑1860的主席怎么样?”

    “他是父亲的老同学,我猜是大学同学,他许诺过我会给予我全部信任,以及在转会事情上的发言权。”

    “那你已经做到了第一步:为自己找个好主席。这也是最最重要的一步,因为在教练这个行业有太多太多的人被非常规的开除了。”弗格森做出了个很不屑的表情:“我不懂那些主席们都在想什么,很多主教练工作做的好好的,前一天晚上还在想下周的比赛怎么打,结果第二天就被解雇了,频繁的换帅有时候并不能改变球队的困境,甚至还会让俱乐部变的境况更糟。”

    卡尔在想弗格森是不是在暗示皇家马德里的主席弗洛伦蒂诺,或AC米兰的主席贝卢斯科尼,亦或是切尔西的新老板阿布?这三位主席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俱乐部虽然设置了主教练这个职位,但教练好像只负责打比赛,球队的任何重要决定还是要老板点头了才能执行。这跟曼联就非常的不同了,弗格森等同于红魔国王,老板爱德华兹几乎是下放了所有权利给他。

    弗格森继续说:“教练是一个需要不懈努力的行业,也是一个唯结果论的行业,有时候你只做到了能为工作牺牲一切还不行,还需要一点好运气。卡尔,当你迈出这一步,我希望上帝能够保佑你,祝你好运。”

    不知为何,卡尔感觉鼻子有些酸涩。

    “谢谢你,阿莱克斯叔叔。”他衷心的说:“虽然我不信教,但希望上帝也能保佑您为曼联带来更多冠军。”

    弗格森朝他眨眨眼:“那就祝我多拿几个欧冠奖杯吧。”

    “……在我带着球队重返欧洲之前,我希望冥冥中的神灵能满足您的这个愿望。”卡尔也冲他眨眨眼:“但等我也来到了欧冠,BOSS,我们就是对手了。”

    弗格森开怀大笑:“我倒是很期待那天的到来。”

    ……

    卡尔在老特拉福德呆的日子不长,甚至还不足一个赛季,但他跟更衣室里绝大多数球星都打的挺熟,更别说还交了几个朋友。

    他在Red Lion酒吧开了一个告别Party,所有人都来了,甚至包括弗格森,只不过后者总共出现了不到一刻钟,喝了杯香槟酒后就带着妻子离去了,但这却像其他人传达了一个信号——卡尔虽然准备离去,但他曾经“曼联人”的身份却得到了弗爵爷的亲自认可。

    俱乐部每年要走那么多球员和教练,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荣幸能够请到弗格森的。也因此,曼联那些大牌球星们对卡尔更加客气,包括今年夏天才转会来曼联,跟卡尔还没建立多少私交的韦恩·鲁尼。

    足坛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说不定哪天大家又能江湖再见呢?

    范尼先祝贺了卡尔,又打趣他道:“如果以后你发达了,说不定我还想去你手下讨碗饭吃呢。”

    卡尔笑道:“你这座大佛如果肯来我必须要举双手双脚欢迎,但就怕你嫌弃球队不够好。”

    “每个球员都会退役的,我都28了,你以为我的巅峰期还能有几年?”范尼笑着捶了下卡尔胸膛:“我看报纸说慕尼黑1860的财政状况不太好,就算我现在愿意跟着你走,你那俱乐部主席估计也买不起我。等过几年我还能踢的动球,但又不想在豪门呆了,你可别忘了自己说过的话。”

    卡尔指指自己脑袋:“忘不了,我记性好着呢。”范尼如今正在巅峰期就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见得他肯定从很早之前就开始思考自己的退路了。豪门有时候就是这么势利眼,哪怕是最顶级的球星,一等他们过了三十岁,就要被质疑体能和状态,而到三十五岁左右,哪怕是功勋球员也大多无法再待下去了,到时候年长的巨星们要么出走,要么退役,这在欧洲足坛几乎成了一个惯例。

    如果以后范尼也遇到了这样的境况,而他又真的是可以继续踢下去的话,那卡尔义无返顾的会帮自己朋友一把——当然,前提是范尼的薪水要价也别太狠,把他的球队当退役前再捞一笔的地方可不行。

    范尼又和卡尔聊了一会儿,就被其他队友拉走玩飞镖游戏了,赌注是输的人要裸着上身被大家在身体上画涂鸦,还要合影。

    卡尔举着酒杯到处和人告别,直到他发现罗纳尔多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酒吧门口,于是也推开门走了出去。

    “怎么不和大家一起玩游戏?”

    罗纳尔多回过头透过窗户看了看里面,费迪南德输了第一局,这会儿正在其他队友的起哄下一脸不甘的脱衬衣。

    “就算没我也很热闹。”罗纳尔多撇撇嘴,无所谓的说。

    “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和大家聚会,我希望你能开心。”卡尔看着罗纳尔多的双眼:“所以,能把你不高兴的原因说出来么?”

    罗纳尔多抬起下巴朝门口示意了一下。

    卡尔看过去,那里有一排叠着各种报刊的架子,供酒吧顾客阅读的,他走过去随手翻阅着每份报纸的头版头条:

    《小小罗才是曼联内讧罪魁祸首?》(《镜报》)

    《齐坐冷板凳 阿兰、小小罗互不理睬》(《曼彻斯特晚报》)

    《转会一年仍做替补小小罗真的适合曼联?》(《独立报》)

    “也不是不高兴,只是觉得有些烦而已。”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卡尔身边的罗纳尔多一脸郑重的补充道:“我不是那种会随便生气发脾气的人。”

    “我知道。”卡尔随手将报纸丢在一边:“媒体为了销量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的话有时候只信一半就好了。”

    “我还很讨厌他们叫我小小罗。”罗纳尔多皱着脸挠了挠头:“我父亲给我起名叫罗纳尔多又不是因为足球。”

    卡尔承认自己目前为止对一些足坛八卦还是很无知:“你的父亲?”

    “何塞·迪尼兹·阿贝罗。”罗纳尔多一脸郁闷:“他给我起名叫罗纳尔多只是因为他很喜欢罗纳德·里根,那个美国总统。”看到卡尔还是有些不明白,他解释道:“葡萄牙语里罗纳德就是罗纳尔多的意思。”

    “罗纳尔多只是你的姓氏,不是你的全部。”卡尔觉得这没什么:“只要你的未来足够出色,人们虽然仍不会忘记大罗和小罗,但他们肯定能分辨的出来你不是小小罗,你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你是……第一个对我说出这番话来的人。”罗纳尔多的表情先是十分复杂,半晌后自嘲道:“我还在青训营的时候,教练跟我说‘你会成为罗纳尔多二世’。”

    “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我说我不会成为任何人的‘二世’,我是我自己的‘一世’。”

    卡尔笑了,这想法倒是与他的不谋而合。

    作者有话要说:PS:2006-2007赛季,一个曼联球迷作了一首歌,名字叫做《只有一个罗纳尔多》。每当C罗为曼联攻城拔寨的时候,梦剧场的看台上,总能响彻着球迷们高唱的《只有一个罗纳尔多》,不过“世上只有一个罗纳尔多”现在更多的被人用来形容大罗……汗。不过我觉得无论是大罗还是C罗,都是一代人记忆中的东西,对于伴随着他们成长的那代人来说都是无可取代的。

    这首歌非常的好听,下面是链接,电脑上网的童鞋可以点一下:

    《只有一个罗纳尔多》

    囧,发现两首歌都叫《只有一个罗纳尔多》,而且是明显不一样的歌,第二首的连接也摆上来吧,这首明显更符合名称一点:

    《只有一个罗纳尔多》第二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