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君临天下 > 正文 锦屏掩,镜里情事梦中欢(八)
    许思颜便托着腮叹道:“我倒是想去,可今日这套史书不读完,父皇晚上考问起功课来,又得挨骂。舒榒駑襻”

    慕容依依道:“思颜表弟,你是太子,是日后的一国之君,自然得多多学史读书,日后才不被奸臣蒙蔽。”

    “表姐说的是。”

    许思颜这样说着,已经丢开书站起身来,擦着额际的汗四处打量,“咦,怎会这样热?呆会得叫宫人多用些冰才成。”

    他这样说着,也不去支使表姐做事,自己走过去,倒那茶壶里的水喝。

    她很惶惑,待要阻止,又不敢,只看着这少年喝了一壶水,却越来越炎热,越来越不安,身上的汗水几乎将单薄的衣衫渗透。

    他来回走动几步,眼神开始迷离,她忙走到他身畔扯他袖子,“思颜表弟,你怎么了?”

    许思颜晃着头,强撑着说道:“表……表姐,帮我找太医。我……好热,不舒服……”

    “热……热吗?”

    她急急忙忙解着他的衣带,用她凉凉的手掌贴上他滚.烫的肌肤。

    他快意地直哆嗦,将身体整个儿贴向她,本能地将她抱紧,努力去蹭她,眼神已经迷乱而惶恐,全然的不知所措。

    吴帝许知言品性高洁,皇后之外,几乎没什么妃嫔,宫中极清平;他身体素来不大好,不敢过于操劳朝政之事,却不惜心血要教导爱子成才,后宫纵有谄媚之人,也无人敢以女色引诱年少的许思颜分心。

    他从小被繁重的功课压住,连梦里都在背诵兵书,长到十三岁,对男女之事根本就是全然不懂,全然不知。

    十五岁的慕容依依也似懂非懂,只按昨日母亲和奶娘所教,抱着自己的小表弟倒在榻上,颤着手引导他楔入自己。

    痛得撕心裂肺时,她脑中只转着母亲的话语。

    过了这一关,便是满门富贵,一世荣宠!

    ----------------------------------

    后来回宫的慕容皇后等人,看到的是半昏迷的慕容依依和睡沉了的许思颜,还有凌乱的软榻,桃花般殷艳的落红。

    被喊醒的许思颜很惶惑,而她只需表现得比许思颜更惶惑害怕,另加几串泪水,——面对未卜前途,那泪水来得很容易。

    她也在那时才见识到姑姑的手段。

    一改温婉淑惠,慕容皇后将素习疼爱备至的许思颜痛骂一顿,又泪流满面地抱住他大哭一场,竟让对前事记忆模糊的许思颜认定是自己一时兽.性大发,污.辱了表姐,并且——在父皇闻讯赶到后,尽数认下自己的罪过。

    慕容依依清晰地记得,那样的大热天,吴帝许知言一袭家常素衣,容色宛如冰雪,修长的手指骨节发白,牢牢地抠于宝椅扶手之上,有青筋隐隐突了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