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图书迷 > 君临天下 > 正文 月千里,虚凤假凰春梦阑(二)
    许思颜坐于桌边,盯着那始终没有翻动过的那页书卷,沉吟片刻,吩咐道:“南霜,拿条薄毯给太子妃送过去。舒榒駑襻”

    沈南霜怔了怔,“殿下,虽说这会儿凉快了些,可到底还是夏天,用不着盖毯子吧?”

    许思颜不答,淡淡瞥了她一眼。

    沈南霜心头一悸,连忙跪地请罪道:“南霜失言,太子恕罪!”

    许思颜这才挥手,“去吧!”

    沈南霜再不敢多说一句,急急抱了薄毯奔了出去。

    片刻后回来,她的神色间便多了几分敬服。

    她禀道:“太子妃仿佛极累,抱着琴就睡下了,脸上都是汗,连衣衫都浸透了。这样裹着湿衣裳睡一晚非着凉不可,所以我刚已叫人去知会琅惠道长,让他遣一位女道长去侍奉太子妃,务要取热热的水来让太子妃沐浴更衣后再睡。”

    许思颜仿佛在听,又仿佛没有,依然保持着撑额看书的姿势,并未应她一句。

    沈南霜不觉抬头细看,才见他阖了眼,竟似已经睡着了。

    --------------------------------------

    木槿浴罢,裹了条毯子睡着,倒也睡得甚是香甜。

    以琴音疗疾止疼,并不只是一门琴艺,更近乎一门武艺。她许久不用,效果虽不错,于她却像大战一场,委实疲累之极,只问得楼小眠平安二字,便已无力顾及其他。

    好在她年轻健康,不过睡了三四个时辰,人便恢复过来,甚至迷迷糊糊闻到了一股古怪的气味。

    这气味并不陌生,自从八岁那年闻了一次,她每次一闻到都会悚然而惊。

    那年刚定下她和吴国太子的亲事,萧寻似觉得有些无聊,遂带了妻儿到蜀都附近的山上游玩散心,晚上便住在山中一间小棚屋里。半夜醒来,小木槿觉得有些冷,见家人都熟睡,记起傍晚时看过到父母兄长怎么引柴火,遂悄悄爬起身来,自己跑屋外生了火;她倒是孝顺,想着父母睡着也冷,顺手挪了一堆火到那棚屋里。

    然后,她就在屋外的老树下睡着了。

    再后来……她被吵醒了,满鼻都是什么东西被烧着的味道。

    忙跳起来看时,她面前的火堆已经熄灭,那边的棚屋却着火了。

    半边屋子已被火海淹没。

    火舌吞吐里,木质的棚屋被烧得噼啪作响,浓浓青烟如乌龙般直卷苍穹。

    夏欢颜正不安地在棚屋前来回踱着,眼神焦虑,秀眉蹙得极紧。

    她忙奔过去问道:“母后,怎么了?”

    夏欢颜连忙牵过她道:“不知怎的着火了!别怕,应该没事……”

    木槿四下一打量,急问道:“父皇和五哥呢?”

    夏欢颜向火焰里一指,“还在里边!”

    木槿大惊,“怎么还不出来?”

    夏欢颜道:“木槿不见了,怕是在哪个角落里睡着了没来得及出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